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石家庄公布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附详单)

2006-12-17 02:47:11 www.artchn.com 来源:石家庄信息网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昨日上午,石家庄市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民间艺术精品荟萃大观展演开幕式上公布,6个种类34项民间绝活位列其中。同时,石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也在开幕式上公布。

    34个项目入选“非遗”名录

    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和《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实施意见》的要求,今年4月初,石家庄市文化局下发关于申报石家庄市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的通知。石家庄各各县(市)、区文化行政部门向石家庄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提交申请报告。日前经市政府研究批准民间音乐、民间舞蹈、民间戏剧等6个种类34个项目为石家庄市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据悉,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突出的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具有在一定群体中世代传承的特点;在当地有较大影响;处于濒危状态等特点。比如深泽坠子戏是河北省特有的剧种之一,也是全国稀有的地方剧种之一,是在河南坠子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其发展史是一部草根艺人的奋斗史,是为农民所掌握的一种民间戏曲艺术。但现在由于缺少传承人,该戏种发展面临很大困难。

    石市文化部门将对列入名录的“非遗”项目进行保护规划,给予相应的扶持,还将对入选项目的代表性传人提供资助,鼓励、支持其开展传承活动等等。

    2006年,石市文化部门曾公布了石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有15个项目。

    民间绝活面临传承困境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给非物质文化遗产下的定义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承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和文化空间。既然是世代相承的就离不开人,专家指出,“非遗”依托人而存在,传承人是“非遗”传承的第一要素。

    然而,随着社会文化环境变化等原因,一些非物质文化项目的传承面临断代,保护传承人刻不容缓。比如被列入河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项目叫赞皇铁龙灯,它的来头可不小,是目前全国铁龙灯中仅剩的一家。目前赞皇镇也只有一个表演队,一些颇有造诣的舞龙队员有的去世,有的年事已高,急需培养新的传承人。

    有关人士介绍,像赞皇铁龙灯这样面临传承困境的民间绝活不在少数,永清秸秆扎刻技艺、黄骅鼓等都因传承人缺乏而处在濒危边缘。

    石市建立传承人制度

    传承人的重要性,已经引起国家及各级文化系统的关注。目前各级文化部门已经把保护传承人的工作放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首位。

    昨日,石市文化局正式公布了石家庄市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共25个项目35个人名列光荣榜。按照石市政府要求,财政部门将拨付专项资金用于其举办活动,鼓励他们培养下一代传承人。

    另外,昨日中国文化部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26名。涉及民间文学、杂技与竞技、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传统医药等5大类134个项目。文化部副部长周和平表示,“今后,文化部将继续分类、分批公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石市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单

  一、民间音乐(4项)

    无极吹歌 、行唐太平锣、矿区抹牌、韩通战鼓

    二、民间舞蹈(7项)

    赵州扇鼓、南寺庄背灯挎鼓、庄旺拉花、正定竹马、

    白马岗跑竹马、武凡同高跷马、东正花杠

    三、传统戏剧(4项)

    北周卦乱弹、深泽坠子戏、元氏乐乐腔、庄子头丝弦

    四、杂技与竞技(2项)

    正定高照(中幡)、鹿泉斗火龙

    五、传统手工技艺(7项)

    金凤扒鸡、正定宋记八大碗、真定府马家卤鸡、藁城宫灯、西仰陵手工造纸、矿区高粱秸秆工艺、矿区根雕艺术

    六、民俗(10项)

    西宫大蜡会、封龙山庙会、赞皇腊八船、青横庄杠会、赵庄岭皇纲、井陉孤山感恩文化、长岗龙母文化、北秀林马火会、南张井老虎火、桃林坪花脸社火

  高雅还是通俗

  “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家尽锦衣。宫女如花满春殿,只今惟有鹧鸪飞。”

  前天,在上海图书馆的江南丝竹欣赏会上,陆春龄先生用上海话吟诵了李白诗《览古》,帮助观众理解笛子独奏《鹧鸪飞》的意境。不过,江南丝竹八大名曲之一的《鹧鸪飞》,并不来自含义隽永的李白诗,而是由一首湖南民歌改编。教科书上说它描绘了“鹧鸪展翅飞翔的情景”,大体不错,尽管相比以唐诗注释,少了那么几分意味。

  “上通诗仙,下达平民。”陆老告诉记者,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江南丝竹全盛之时,常在乡间庙会演奏,同时也被称之“清音”、“仙鹤”,荣登大雅之堂。事实上,昆曲、京剧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有类似的现象。京剧理论家徐城北解释这种现象说,东方民间艺术从感性出发,稍稍向上一跃到达了知性,但并不达到理性的高度。这是一种“难得又难言的美,究竟美在哪里,有些让人说不出来,但同时又约定俗成。”因其约定俗成,民间艺术常常没有理论,却有范式;没有教材,却能相传;因其约定俗成,便也很难用高雅与通俗、贵族与平民来区分,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只要领悟了其中的“知性”,就都能通向艺术的殿堂。

  然而,今天一说到传统艺术的传承,动辄就要“文化准备”、“观众培养”。高雅化、贵族化似乎是难以避免的趋势。前不久,北京就演出了一场“厅堂版”昆曲《牡丹亭》,票价达到1.2万元。演出地点是比故宫还年长十岁的“皇家粮仓”。仅可供60人观赏的小舞台,还原了明清时期昆曲“家班”(豪门贵族供养的家庭戏班)的演出方式。《回生》一幕,放飞的竟是真蝴蝶。

  中国传统文化的生命到底根植于何处?翻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名单,200多位中既有著作等身的大学教授,也有大字不识的普通农妇。“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也许根本不重要,找回“人心互融”的生命之道,才是这个时代急需的。

  手记

  文化的生命,历史的生命

  善待民族文化,吸收世界优秀文化,是上海这座城市今天的文化命题。与之相关的是,本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困惑:既要保持东方文化独有内涵,又能适应全球化信息化的时代。

  徐城北在《京剧的来处与去处》中,把这种适应称为"戴着镣铐跳舞"。保护终是为了弘扬,怎样才能令传统文化历久弥新,即使是记者采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也很难三言两语就说清其中的奥妙。但是,相信答案就蕴藏于无数代人的不断创新又处处坚守之中,更蕴藏于东方文化不可复制的独特伦理和价值观念中。它的力量,穿越人心与时代,历经激荡仍然生生不息,那便是文化的生命,历史的生命。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当我们如此急切地寻找着每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时,不要忘记,传统文化镌刻着民族之根,是国家发展、民族凝聚、社会和谐的重要保障,也是我们每一个人赖以互相认同的精神密码。在"保护和弘扬民族民俗民间文化"的语境之下,每一个人,都是文化不朽的传承人。

热门关键词:文化遗产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中国文化遗产大辞典》编纂启动

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整理硕果累累

保护文化遗产值得尊敬

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承人认定最重

文化遗产何时走出“先遗弃后抢救”怪圈

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呼唤产权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