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中国书画艺术综合门户

文化遗产日 浙江台州还有多少物种没有消失(图)

2006-07-29 05:17:53 www.artchn.com 来源:台州晚报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核心提示

    对于物种,我们会想到远古时期已灭绝了的恐龙,近代所剩不多的大熊猫。对于文化遗产,更多的台州人会想到遗留在境内的江南八达岭、天台国清寺、黄岩瑞隆感应塔、临海桃渚城等。也说是说,多数人会想到这些至今仍在我们视线下呈现的静态的物质文化;更多人没想到那些流动的无形的文化,也就是凝结着前人智慧的靠口头传授和师承的非物质文化,包括传统技艺、大量的唱本和表演艺术。这些非物质文化,在当代工业化的进程中,正遭到部分毁弃或流失,就像一个物种一旦消亡无法再生一样。


临海泥塑


济公传说

    拯救濒危的“物种”

    6月9日是我国第2个文化遗产日,台州市各地安排了丰富多彩的庆祝宣传活动。

    6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台州市文广新局“文化遗产保护办公室”,负责这项工作的李秋宁先生跟记者说:“不少百姓对非物质文化的概念还是比较模糊。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一个村的千年老树要被砍掉,全村的村民都会站出来要保护。可是,杜桥镇的临海泥塑目前没找到传人,对这事的关心程度就没法比村民来保护一棵千年老树要来得热切。”

    李秋宁的一席话,会不会触到台州人的“痛处”?

    台州有5000年的文明史,形成了深厚的山海文化底蕴。

    “不漏线索,不漏村镇,不漏种类”,2005年4月,台州市民族民间艺术资源普查工作来了“紧急动员令”,工作人员走村串户,上田园下海岛。在近三年时间里,投入普查工作人员1万多人次,进行地毯式的挖掘和整理。杜桥镇文化员彭连生在节假日和午休时间,骑了一辆电动车,勤走勤问勤记。他与民间艺人交朋友,向老艺人学艺,拍照记字,他一人完成了15个民间艺术项目的普查任务。2006年年底,全市已收集、整理到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加以登记建档的有1260项,其中造型艺术类502项,有针刺无骨花灯、台绣、玻璃雕刻、木雕、翻簧竹雕、石雕等;表演艺术类575项,有台州乱弹、临海词调、黄沙狮子、大奏鼓、天台山佛教音乐等;民俗类183项,有济公传说、送大暑船、小人节、开笔节、庙会等。其中新发现民间艺术项目295项,面临濒危的民族民间艺术项目363项,已经消失失传的57项。

    “濒危的‘物种’需要我们重点保护,已经消亡了的‘物种’让其复活好难呵!”许多文化人都发出这样的感慨。


干漆夹苎


黄岩翻簧

    还留下多少“祖宗宝贝”

    一位文化学者说:“历史古迹在今天的人们看来是凝固的史诗,而民间艺术则是灵动的土著舞。”

    2005年5月,省政府公布了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目。其中,台州市有台州乱弹、临海词调和黄岩翻簧3个项目上了榜。

    2006年5月,国务院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目。台州市的台州乱弹、黄沙狮子、干漆夹苎、济公传说、仙居无骨花灯等5个项目上榜,位居全省前列。这对台州人来说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最近,出台了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台州市又有寒山拾得、仙居山歌、九狮图、杨家板龙、大奏鼓等21项上榜。

    非物质文化分为民间文学、民间音乐、民间舞蹈、传统戏剧、曲艺、杂技与竞技、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民俗7大类,台州现有5项“国宝”,24项“省宝”,还公布了第一批“市宝”,共58项。至今,台州共有这些无形的珍贵“物种”87个。

    所幸的是这些稀有的“物种”,还大部分留存在我们这些后人手上,可谁又能保证某个珍稀的“物种”还能存活下去?我们又岂能让之流失呢?

    后人忌谈蓝花花

    据了解,蓝花花和石志英婚后生下一子,取名石彩,石彩共养育了6个儿子。

    记者辗转找到蓝花花的长孙石天仑夫妇,在一个稍显阔气的院落里,摆放着4张台球桌子,夫妇二人带着4岁的外孙女坐在一张台球桌上吃饭。见有人来访,石天仑笑了,他说,近年来,他已经记不得有多少人为了奶奶的事情来找他了。记者表示想要看看保存在他手中的奶奶的照片,“你们来的目的我很清楚,但不好意思,照片被我弄丢了,你们什么也不要问,我什么都不会说。”

    据石天仑夫妇介绍,他们兄弟6人共生了10个儿女。谈到兄弟6人的生存现状,石天仑淡淡地说:“我们6兄弟生活得很好,老六现在已经在延安买了房子,家里也供出了几个大学生。”

    “我现在靠这几张台球桌挣点零花钱。”石天仑指着几张台球桌笑着说。近年来,他专心供正在山西上大学的儿子念书,另外帮女儿带外孙女。

    当记者再次提到当年他爷爷和奶奶的事情时,石天仑缄默不言。但石天仑的妻子却在一边说,提起他们爷爷,别说丈夫心里难过,就连她都想掉泪。爷爷生前不许别人在他面前唱《蓝花花》,因为他认为歌词里一些内容与当年事实不符,是对奶奶的不敬。“奶奶去世后,爷爷一直没有再娶,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抚养儿子石彩,然后又一手将6个孙子教育成人,直到1995年去世。爷爷可是个好人,不信你们去打听。”即便如此,夫妇二人始终不愿提及奶奶一个字。

    当地欲为蓝花花申遗

    郭海军介绍,近几年,国内外媒体聚集宝塔区,对“蓝花花”作了大量的宣传报道,提升了临镇的知名度,全国有关“蓝花花”的各种版本的影视剧、舞台剧和话剧多达百余部,尤其是东北作家何苦在延安、榆林驻扎3个月,写出30万字的20集电视剧本,据称此剧目前正在筹拍中。

    “相比之下,留存在我们本土上的‘蓝花花’这笔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于得不到有效保护而岌岌可危。”郭海军表示,目前,“蓝花花”仅存的几处故居,因为没有引起后人的重视,即将被拆迁,特别是蓝花花早年曾上学的固临县女子学校校舍,至今原貌保存完整,还有埋葬“蓝花花”的墓穴等。现存的有关“蓝花花”的知情人仅不足5人,并都已经进入老年状态,应该尽快搜集口头资料。“作为宝塔区文化瑰宝和人文资源的蓝花花故居,应该尽快加以保护和利用,否则,后人只能从小说和戏剧里了解蓝花花了。目前,我们已着手准备‘蓝花花’的申遗工作。”

    尽管“蓝花花”的后人对“蓝花花”的故事讳莫如深,尽管有关“蓝花花”当年的遗物、遗迹等越来越少,但文化部门及有关文艺界人士,仍然对蓝花花的故事饶有兴趣,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蓝花花”文化资源的保护工作努力着……

    传承难难在哪里

    台州的民间艺术普遍缺乏传人,基本上每门艺术都是因为年轻人觉得“不好挣钱”,要么是无人肯学,要么是师傅选弟子难。

    “青黄不接,后继乏人,是最大的困难。”被称为“国内一绝,并列三雕”的黄岩翻簧,门下学艺人不足10人,这项工艺的年销售收入不到10万元,“不能挣大钱”的手艺让许多年轻人放弃了登堂学艺的念头。

    在临海杜桥镇,说到“烂乌泥”朱吕贵,妇孺皆知。

    记者把一团普通的泥巴递给他,经他手里一捏,不到一根烟功夫,一个栩栩如生的泥人像就“蹦”了出来。

    1998年,朱吕贵带着他的彩色木雕——中国历代50位皇帝像,来到京城故宫作民间艺术展览,参观者络绎不绝,最多的一天达6000余人次。

    2005年7月,浙江省民族民间艺术普查时,朱吕贵上送《十五贯》、《三岔口》等传统泥塑作品,受到了省文化厅和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民间艺术专家们交口称赞,认定朱吕贵的泥人是浙江省民间泥塑体系中的新属种。2006年6月,浙江省文化厅授予朱吕贵浙江省民间艺术家的称号。

    临海泥塑是由朱吕贵一手创立而形成的,它的传承也只在家族、父子、师徒之间。可是,朱吕贵膝下4个儿子,没有一个乐于继承父亲的传统手艺;社会上的年轻人因嫌弃塑泥人赚钱少,技术性高,没人愿意拜师学艺。培养后继人必须从十二三岁的孩童抓起,而现在的父母谁都不愿意把孩子的学习精力放在这古老的手艺上;还有,学艺的孩子要具有较好的悟性和天赋;此外,他们还要懂得戏剧艺术的流派方面知识。面临这项民间造型艺术快要失传的困境,朱吕贵虽仍默默地坚守着,可传承大事仍让他寝食难安。

    “创造条件给朱吕贵设立工作室和艺术品陈列室,给传承人一定的社会荣誉。以创造良好的社会文化环境,促进泥塑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杜桥镇的彭连生为这门民间绝艺呼吁。 


台州乱弹《九龙山》

黄沙狮子

    拿什么来对待民间艺术?

    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民间艺术?6月6日下午,记者随机进行访谈。

    郑有雄(三门人,文化工作者):以前,有很多人搞不懂非物质文化,包括一些吃公家饭的,通过近年来大力开展保护宣传活动,现在情况好多了,看来宣传工作很重要。另外,当地政府的保护意识也很重要。我们三门石窗,刚开始外地人到三门以每扇窗500元来收购,三门县拿出一笔经费来,进行统一征集,石窗就没有流失。此外,为石窗做了专题片、画册,还计划在风景区蛇蟠岛建立三门石窗艺术长廊,让更多的百姓来参观了解。

    汤春甫(天台人,民间艺术大师):当地应将民间艺术作为一张对外交流的“金名片”,先保护下来,给予一定的扶持经费,等到物质文明达到一定程度后,老百姓会意识到精神文化的重要性。其实,民间艺术对老百姓的精神交流起到很好的作用。

    李秋宁(市文化工作者):民间艺术不能重挖掘整理轻保护,不加以很好的保护,就是一时图热闹挖掘出来最终也废了。

    王楚云(路桥金清人,老渔民):我们不能目光短浅,只想到眼前赚钱,这些民间艺术是经过很多年流传下来的,一旦失传,就是有钱也难买回来,很需要一些热心人加入进来,起到推广作用。

    管维虎(椒江建设社区,退休教师):中国的民间艺术拿到国外去展出,外国人挺喜欢的,可我们自己特别是年轻人不那么热。民间艺术应多拿出来展示,到公众场所,甚至到社区,我们中老年人会挺喜欢看的,多搞活动,也会让下一代人受到艺术感染。


石塘大奏鼓


仙居无骨花灯

热门关键词:文化遗产

艺术中国声明:①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内容均属于本站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②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立场,也不代表艺术中国网的价值判断。③如涉侵权稿件,请立即与艺术中国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延伸阅读: 

《中国文化遗产大辞典》编纂启动

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整理硕果累累

保护文化遗产值得尊敬

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承人认定最重

文化遗产何时走出“先遗弃后抢救”怪圈

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呼唤产权意识